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 
综合 国内国际 汽车 财经健康 美食 娱乐时尚 产农 科技产经
地方 热点社会 房产 法治教育 交通 体育旅游 军事 能源区县 
 
您当前的位置:高密信息港 > 交通要闻 >

“巫师”出走,“敖厂长”回归:B站UP主漂流记

时间:2020-07-21 13:14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 高密信息港
     

导语:“巫师”出走,“敖厂长”回归,B站UP主群体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动荡期。 7月5日,游戏圈UP主敖厂长在B站更新了一期名为《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》的视频,视频中,他宣布自己将回归B站,并表示签署了独家协议。

“巫师”出走,“敖厂长”回归,B站UP主群体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动荡期。 7月5日,游戏圈UP主敖厂长在B站更新了一期名为《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》的视频,视频中,他宣布自己将回归B站,并表示签署了独家协议。据悉,该独家协议为期五年,7月1日起,敖厂长包括视频、直播在内的所有内容,将在B站独家更新。

对此,有知情人士透露,为签回敖厂长,B站开出了高达4000万人民币价码,但B站否认了该签约金数额。

敖厂长于2011年4月加入B站,是和B站共同成长起来的初代UP主之一。此前,同B站的合约到期后,2019年7月,敖厂长成为西瓜视频签约达人,此后在西瓜视频独家推出《MC厂长》、《厂长来了》、《MC厂长博物季》等视频节目。

在西瓜视频的一年里,敖厂长共发布视频373个,累计粉丝数达到205.2万,被外界视作西瓜视频最成功的挖角案例。

尽管如此,敖厂长还是于一年后重新回到B站,并在日前更新的视频表示:“生存固然重要,但真正能够让自己的内容拥有长期生命力的,除了创作者本人的坚持和探索以外,平台能够给予的支持不仅仅是钱,而是基于共同价值观的良好氛围与反馈。”

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前段时间出走B站的UP主“巫师财经”。

6月14日,“巫师财经”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宣布,自己将退出B站。视频中,巫师财经透露,自己此前从未有任何商业化的行为,而近期在B站“用爱发电”所做的视频效果反馈不及预期,自己在思考靠热情做入门科普的模式是否可持续。此后,B站和“巫师财经”之间的多轮“隔空喊话”也将事件推向高潮。

随着“巫师财经”于一周前在西瓜视频更新的第一条视频,关于其去向的猜测也就有了答案。有业内人士透露,巫师在西瓜视频的签约费预计高达1000万元,合约期为2年。

一时间,巨头动辄出手八位数抢夺的UP主们成为焦点,身价水涨船高,但这终究只是头部的游戏。当头部UP主价值被其他平台认可,成为追捧对象后,在B站的现有机制下,马太效应正在愈发凸显,B站被诟病已久的创作者变现难问题,似乎正在催生“哑铃”状的生态架构。

马太效应凸显,“阶层流动性”成棘手问题

敖厂长的回归视频高呼“用爱发电”的中心主旨,但从网友的反馈来看,很多还是毫不避讳地猜测,敖厂长在西瓜视频和B站之间“左右横跳”赚取更高签约费才是背后原因,而其回归B站后的独家栏目《敖物志》第一期内容为手机测评,也引发了一众网友怀疑是“恰饭”视频的论战。

头部UP主回归的真实原因虽不得而知,但不难发现的是,UP主选择平台的本质,是其在平台上的成长性及变现需求之间的撕扯。

敖厂长虽然在西瓜视频平台上成为现象级创作者,但成绩依旧不能同B站做比,敖厂长在西瓜视频的粉丝数200余万,但在B站上已达720万,而且,在已经有粉丝基础的前提下去到西瓜,其视频播放量多数处于几十万量级,最低有2、3万播放的视频,而B站均在百万量级以上。

敖厂长作为初代游戏解说,几乎整个游戏UP主圈都在关注他在西瓜视频的发展,UP主耀杰曾向媒体表示敖厂长入驻西瓜视频后热度是下降的,“还是创作的土壤问题,B站这片土壤能孵化出创作需要的东西来,这可能是他回来的原因。”

西瓜视频的社区氛围难比B站已是不争的事实,互动成分不足无法给予创作者即时反馈,也就降低了创作者积极性,西瓜视频的土壤不足以支撑UP主成长,敖厂长在那里的发展并不及预期。

一年后,敖厂长和西瓜合约到期,而这个时机,恰好适合回归B站——他离开的一年时间里,B站高速出圈,加之西瓜长时间挖角,B站正值对UP主需求量的最高点。

只不过,敖厂长回归时,B站已是另一番光景。当下,“恰饭”已经成为UP主们挂在嘴边的议题,但同时对用户来讲,这个议题又十分敏感,当巫师、敖厂长等头部UP主身价八位数时,占据绝大多数的腰尾部UP主一年只挣一千块钱。

Figo是China Tutting Crew舞团的成员,2018年底,他开始在B站舞蹈区运营自己“Figo_oFu”的账号,至今积累1.2万粉丝。他告诉搜狐科技,一年半的时间,他通过激励计划共收入714.59元,粉丝充电也只有几十块钱。

拥有2.3万粉丝的影视动漫UP主“爱睡觉的_Koala ”也曾表示:“平台会考核创作者是否达到‘三连’(点赞、收藏、投币),若达不到,即使播放量很高,收入也不高。”她还曾在视频中向粉丝调侃道,为了提高视频质量,自己还曾特意买了一台18000元的电脑,做了整整一年视频,自己还未回本。

当然,这其中不排除各细分领域变现空间不同的原因,对于舞蹈区UP主而言,欣赏有一定门槛,涨粉和商业化也就相较更难。Figo告诉搜狐科技,开号以来,找他的都是服装品牌带货的商单,相比于更多“语言内容”的其他类型账号,舞蹈区的变现途径确实更少。

但整体来看,B站引以为傲的社区属性正在成为很多UP主变现的软肋。自媒体人金叶宸曾在其文章中表达观点,将社区创作中的“头部程度”理解为“基尼系数”,“头部流动性”可以理解为“阶层流动性”,而“时长*用户量*arpu”可以理解为“GDP”。

依此,如果把B站看作是一个微观社会,金叶宸指出,B站的“基尼系数”不低,“阶层流动性”很差,但GDP增速目前还不错。换句话说,B站的马太效应已经达到较高程度,头部占据了整个生态中绝大多数的财富。

但单就这一点并不能构成对B站的伤害,更为棘手的问题是较差的“阶层流动性”,这意味着,腰尾部UP主成长为“大号”的过程会很艰难。作为比较,抖音也同为“基尼系数”很高的内容生态,但其流动性也很好,具体展现为,很多拥有千万粉丝的大号也无法实现条条爆款。

而这也是敖厂长在西瓜视频流量不如B站高的原因之一。西瓜视频承载了头条系产品的算法机制,按照用户喜好推荐视频的方式利于新账号被更多人看到,却同时削弱了成熟头部账号的流量。Figo并没有规律经营西瓜视频的账号,一个月也就更新两条,但他告诉搜狐科技,即便如此,有视频的推荐规模也达到了几十万量级。

腰尾部UP主“恰饭”难

“无论如何都是要接商单的。”头部财经UP主冲浪普拉斯曾向搜狐科技阐述在B站“恰饭”的途径,但商单这件事,对腰尾部UP主并不友好。

在视频领域,“优爱腾”象征着传统的视频平台一代,抖音快手是短视频代名词,B站则代表着新兴的视频社区模式,后两者都是近五年崛起的新型流量平台,而新内容形式的流行也势必带来广告主变现渠道迭代。

随着B站成为越来越多品牌发布会的首选地以及营销宝地,UP主自身能接到多少合作、实现多少流量价值变现,是一直被外界诟病的问题,也是几次挖人事件的核心矛盾。

由于在知乎、公众号等平台拥有粉丝基础,B站头部财经UP主半佛仙人在入驻后第一天就接到了商单,并且他曾向搜狐科技表示:“只要想接广告,就是接不完的”。而根据竞核的报道,B站TOP 5游戏UP主报价表为:TOP 1 老番茄74.2万元;TOP2 敖厂长59.78万;TOP 3 某幻君25万元;渗透之C君52.78万元;逍遥散人30.8万元。

但在B站生态内,头部越富裕,腰尾部越卑微。一方面,对于粉丝量较少的UP主来说,找来的广告主体量都较小,其产品质量和规格直接影响了UP主决定是否接单,“找来的我都没接,感觉衣服不太行。”Figo表示。另一方面,由于B站的社区调性,为了不流失粉丝,UP主的商业化行为需要一再谨慎,多重原因交织,可以接受的商单基本锁定在几家知名品牌,僧多粥少,能抢到这类商单的几率很低。

反观广告主,他们对UP主的态度也并非积极。Veggie从事某头部快消品广告投放已经三年时间,尽管这三年时间里,抖音实现超车、B站完成出圈,成为新流量平台,但她告诉搜狐科技,品牌投放的策略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。

“对于我们来说,优爱腾最大的价值就是曝光价值,不管是它的用户覆盖量,还是剧综IP的流量都是非常大的,这些是微博甚至B站、抖音、快手无法企及的流量。所以如果品牌单从曝光层面出发去考量的话,优爱腾肯定还是首选。”Veggie说道。而新片场CMO马睿也向搜狐科技表示,在优爱腾上投放的广告模式,比如微综艺,已经十分成熟。

品牌营销对渠道的选择由传播目标决定,大致可以分为曝光和转化,根据最终效果诉求的不同,考量媒体平台的价值也不同。Veggie介绍,B站、抖音等新型流量平台的优势是灵活性,品牌可以和平台进行内容共创,“但不会直接和哪个UP主合作,这对我们来说体量太小,更可能的操作是,比如围绕一个节日,我们和整个平台合作,他们围绕这个主题帮我们捞一个UP主矩阵出来,包装成平台级事件。”

广告方并非不追求互动转化率,只是在规模效应的诉求之下,广告主显然更青睐粉丝量级高的UP主,长此以往,“能恰的饭”都流向了头部,形成恶性循环,马太效应也就愈发严重。然而,B站高度垂直的分区之下,很多腰尾部UP主粉丝量级虽不多,但粘性却同样很高,而“贫富差距过大”则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其创作积极性。

所以,UP主亟待MCN化之时,B站的“花火”平台于近日上线。据悉,该平台去年就已开始内测,尽管B站的官方商业化平台已经迟于抖音快手,但一切仍旧推进得小心而谨慎。

据官方称,花火UP主商业合作平台基于平台大数据,为UP主提供系统报价参考、订单流程管理、平台安全结算等服务,帮助优质UP主更好地实现内容变现,提高创作收入,减少合作纠纷。

也就是说,花火平台将会把一些以前属于MCN机构的活包揽进来,规范“恰饭”价格,给腰尾部UP主和金主牵线搭桥,同时在议价上给予腰部、尾部主播保护。

花火是B站在UP主商业化中迈出的一步,但还远远不够。

B站的“命门”遭遇挑战

敖厂长的回归看似是B站的一次反击,但实际上,西瓜视频从B站抢走的已远超于此。在新的PUGC平台战略的引导下,西瓜视频今年以来四面出击,挖角创作者。巫师之外,更有网友爆料称,此次西瓜尝试挖角的,还有在B站拥有超千万粉丝的up主老番茄。

今年2月,字节跳动投资了风马牛传媒,持股比例25%,随后3月,西瓜视频便挖走了B站的一批赶海UP主,包括渔人阿烽、老四赶海、渔戈兄弟等,此前他们在B站被称为“赶海天团”,而他们都签约在风马牛传媒旗下。

还处在起步阶段的Figo同样也在西瓜视频的“射程范围”内,他告诉搜狐科技:“前段时间,西瓜和抖音都有来找我,给我列了长长的‘好处’清单,比如新人入驻有现金奖励,甚至,拉B站其他大于1000粉的up主入驻又有些奖励。”

B站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,陈睿曾表示B站在“PUGV”赛道上还没有对手,而现在,显然面前的对手庞大而凶猛。

这个对手为过往一帆风顺的B站带来了一系列问题:一个巫师走了,还会有第二个巫师吗? 大量UP主被挖走,后浪能跟上吗?对于站在用户增长和商业化十字路口的B站,这样的问题似乎也变得复杂。

UP主们是B站吸引新用户、留存老用户的“核心资产”,对这个群体的补贴本质上都是保障用户增长的手段。而陈睿曾多次在财报电话会上强调用户获取策略,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80万,同比增长146%。

在此前虎嗅的一篇报道中,曾指出B站和爱奇艺虽都是十年亏损,但成本结构不尽相同。简单来说,爱奇艺的用户付费主要是对内容业务成本的回收,相当于用户花钱买内容,但B站并不通过向用户收费直接赚回内容成本,主要创收业务和主要成本相错开,用户吸引进来后,选择买哪个服务由用户决定。

由于漏斗状商业模型上宽下窄,创收业务垂直且需要培养粘性,使得B站需要不断吸纳大量用户作为基本盘,再引导其变现,这符合陈睿曾在财报电话会上的陈述:“B站的整体策略是,利用PUGV 吸引大量用户,同时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直播等其他服务。”

“PUGV”成为一切增长的核心要素,不同年龄层、兴趣层的用户自然需要不同的内容,长尾UP主决定了各垂直领域的生态健康,而各领域头部UP主又扮演了标杆角色,负责吸引更多长尾创作者入驻,所以留住“巫师财经”们对于B站是当下最棘手的问题。但社区创作者商业化这件事从来不容易,有知乎、豆瓣等失败案例在先,B站如何平衡好内容生态和变现途径是永恒的命题。

补贴和广告两种传统变现方式之外,B站在直播和电商上的探索同样如履薄冰。

从MCN侧来说,还鲜少有短视频及直播MCN开启B站UP主运营业务,头部MCN青藤文化于今年6月开始招募第一期B站UP主,新片场则还没有独立团队专门运营B站。

一方面,B站基因和MCN本性相克,MCN的本质是将创作者以统一人设的艺人路线在各平台运营,如此可复制的商业路径在B站本就不受欢迎,而事实也证明,在B站商业化逐步打开后,平台上已经开始出现一众为捞钱而来的营销号,很多核心用户纷纷表示对“变味”的失望。

另一方面,直播在B站的生态内处境尴尬,除了游戏直播,B站用户群体更习惯于为优质内容花钱,而非在直播间一时冲动为主播打赏。“我在抖音和B站都直播过,明显抖音打赏更多。”Figo说道。

至于电商,近日有消息称B站“悬赏计划”正在加速推进中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B站的“悬赏计划”已经从简单的“UP主推荐”广告发展出了更直接的带货模式,目前已进入第三期内测招商,视频和直播间可挂淘宝链接。

但Figo反映,从B站自身商品库中选择产品的范围太小,基于视频流量的购买逻辑也让腰尾部UP主无钱可挣。

马睿向搜狐科技表达自己对行业的预测,他认为,就现在的MCN来看,可能只有电商这件事是可以持续做的,除此之外的很多业务,天花板都很低。“当下大部分MCN还是以广告为主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但它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商业模式。而能同时把内容和电商做好的平台,无非就那几个。”

在内容变现的生态中,每一环之间互相选择,每一个选择又互相影响着彼此的发展方向。创作者需要挣钱,B站需要创作者,MCN商业化能力强的平台需要变现,这是一场多方角力,任何变动都左右着B站能否留住UP主,这或许是B站11年来的最大难题。

上一篇:全国影院复工首日票房破百万 观影人次3.4万_信息 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法治专栏
资讯排行
 
     
     
Copyright © 2006-2016  All Rights Reserver   高密信息港  版权所有    鲁ICP备10200307号-6